您的位置 : 必发365 > 小说库 > 都市 > 至尊医圣

更新时间:2019-03-08 16:58:33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5章神奇的空间

“当然认识,你不是就住在教师进修学校里面么?我只是不知道你的名字而已。”小赵笑道。

白苏不由释然:“也是,我都见过你几次,你自然也见过我,我叫白苏,苏醒的苏。”

“我叫赵义!义气的义!”赵义伸出手。

两人有力地握了下,算是正式结识了。

脚下并没有停,两人已经从河道上来幽暗的街道。

“赵义,这是要去哪?”白苏看出来了,赵义这是有目的地,不是回家的方向。

“我有个兄弟开了家小旅馆,就在这附近!”赵义沉声道:“他会帮我的。”

“友谊宾馆!”

真的是很小的一个宾馆,这种名字的宾馆,似乎每一个城市都会有几家,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是华夏著名连锁。

“怎么会有人把宾馆开在这么偏的地方?会有生意么?”

白苏嘟哝了一句。

这一片区域很早就在规划改建,如今越来越少人住在这边,商业也不繁华,还没到晚上十点呢,已经没什么人了。

“这家宾馆是我兄弟从他爸手上接过来的,是一家老店了,多年没装修,不过还干净,多是一些寻乐子的老主顾,不指望赚生人的钱。”

赵义说话间,推开了宾馆的门。

“义哥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一个带着眼镜,蓄着汉奸头的年轻人正叼着根烟,半躺在一张破皮沙发上,看到推门而入的赵义,吓了一跳。

烟掉在裤腿上然后滚落在沙发上他都管不上了,跨步过去搀住了赵义的身子,口沫横飞地甩头道:“哪些王八蛋把你整成这样的?兄弟马上召集人马弄死他们。”

“你去哪召集人马?把你那些阿姨级别的姐妹叫来?”赵义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:“不说废话,赶紧安排一间房间,顺便去帮忙买点止血消炎的药物过来,具体要什么,问他!”

这是白苏第一次见到林振,对这个瘦子很有些印象深刻,后来才知道,表面上看上去是个被酒色掏空了的宅男的他,其实还真不是一个草包,任何小看了他的人,都会很糟糕。

房间很是陈旧简陋。

两张铺着有些发黄的被子的床,一张黑漆斑驳的木桌,桌子上有一台老式的台式彩电,下面还接了个不知道什么年代的DVD播放机。

……

白苏手头上有两瓶烧酒,三锅头,一种烈性酒。

在林振将外科手术所需要的一些材料购买齐备之前,白苏打算用这玩意先给赵义和他的伤做初步的消毒。

毕竟他们的伤口一刻也拖不得了,越早处理越好。

递给赵义一瓶酒,白苏拿着另外一瓶推开了角落里的一扇铝合金门。

“我先冲个热水澡,要是没有精神我怕处理不好你的伤。你可以用白酒先提前消毒,记得摁住你还会出血的伤口,尽量少流一点,用这种手法。”

白苏帮赵义摁住了他左大腿一道较深的伤口,在赵义表示理解后走进洗手间,放了热水脱掉身上的衣服。

看到有些迷蒙的镜子里的自己,白苏有点恍惚,人生真是变化多端,前一刻他还在考虑如何跟妈妈说他失恋的事,后面却为了生死奔波。

然后白苏发现,在镜子里,眼镜都掉了,脸上和肩颈都沾着血的自己,竟然有种别样的帅气。

突然之间,心里头郁结的气消失了不少。

目光落在了脖子上用黑皮绳子挂着的一个坠子,那是一个小鼎,青灰色的,不知道什么材质,仔细看上面还有一条裂痕,做工也挺粗糙的。

“还好没丢呢……”白苏轻语间,发现上面沾了血迹,剑眉轻皱,这应该是他的伤口流出的血沾到上面了。

这是白苏七岁的时候,他父亲死的时候交给他的,说这是白苏爷爷从家族唯一带出来的物件,算是一种传承。

白苏没有在意家族,他只在意这是他父亲留给他的唯一一件东西。

白苏准备去取下来洗,也没有注意,他手上还沾者赵义的血呢。

也就在他的手抓到小鼎时,他感觉眼前一白,脑袋嗡的一声,有种很奇异的感觉。

在双眼渐渐恢复视物时,白苏愣住了。

摇了摇头,又摸了下伤口,确定眼前所看到的一幕不像是幻觉,白苏吐出了一口浊气。

“我该不是穿越了吧?”

白苏发现,他身处在一个碧绿的小湖边上。

小湖的一侧是一片小树林,另外一侧是芦苇荡,而白苏所站的地方,却是小湖比较宽阔的岸上,青草悠悠,繁花朵朵。

白苏转身,在他身后有几间土木结构,十分原始的小屋组成的小院,小院很奇特别致,也很清雅高姐,外围有竹子和木栅栏,木质的屋檐上还有一些独特的图案,很是复古,又十分精致。

地方倒是个好地方,养老不错,可眼下有一个问题,他必须弄清楚,那就是自己明明在友谊宾馆的洗手间,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这里是什么地方?

白苏满脑子的困惑,在咿呀声中,推开了院子那小小的门扉,他期待在里面能找到答案。

还没有走到第一件土木小屋前,一股浓重的草药味已经扑面而来。

“有人么?”

白苏轻唤了一声,可是没有人应他。

白苏继续往里走,推开了药味浓烈的房间的房门,突然间,他感觉有一团氤氲的迷雾飘了过来,其中隐约有一只动物一样的怪影。

“什么鬼东西!”

白苏惊的后退两步。

白苏虽然近视,但是度数不算很高,没有眼镜在定睛之际,还是看清楚了雾气里的那个影子不是人也不是鬼。

这是一只半岁婴孩大小,身子修长如麋鹿,正龇牙咧嘴的……老鼠。

“好大一只老鼠!”

白苏的确被吓了一跳,不仅因为这老鼠个头大,还因为它长着一双比兔子还大的耳朵,更夸张的是,它竟然飞在空中,一条尾巴如同直升机的旋翼一般,卷荡着**的弧线。

“你才是老鼠,你全家都是老鼠,本仙是耳鼠,是仙兽,岂是那种低等的老鼠所能比及的!”

那大耳鼠似乎很愤怒,瞪眼龇牙的,一下飞到了白苏面前。

“我靠,会说话的大老鼠!”

白苏这下更是惊得一**坐在了地上。

“噼啪!”

如鞭子一样的尾巴抽在了白苏的额头上,白苏精神一凛间,就听那耳鼠郑重其事道:“再说一次,本仙不是老鼠,是仙兽耳鼠!而且本仙是仙,会说人话不是很正常?”

似乎是那一尾巴能有醍醐灌顶之效,白苏猛然清醒了许多:“《山海经》中提到的耳鼠?”

白苏受家世影响,平常一些奇异的古文,都有涉猎。

?山海经》有云:耳鼠,兽,其状如鼠,而菟首麋身,其音如獆犬,以其尾飞,食之不采,又可以御百毒。

“虽然不知这《山海经》为何物,不过本仙正是耳鼠中的佼佼者,名为云苍!”

“我这是在做一个荒诞离奇的梦么?”白苏再次摸了摸身后的伤口,还是很痛啊。

“你没做梦,你现在是处于神农鼎的仙灵空间之中。”耳鼠云苍说道。

“神农鼎?”白苏愣然,想到了他佩戴了十几年的青铜小鼎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校园小说
  2. 鬼怪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宠婚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