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必发365 > 小说库 > 都市 > 哑娘

更新时间:2019-03-09 11:19:12

精彩章节试读:

娘的,趁我奶奶不在家,又来冒充我媳妇,看我一会怎么耍你。

哈哈!还是侄媳妇懂事,不像你小子……。张书记脑袋越来越沉,直接趴在桌子上说话。

孟小南眼疾手快,来到桌前,给张书记倒了一杯凉茶,拍着他的肩膀,张书记,您喝杯茶,醒醒酒。

好孩子,真懂事!张书记伸手在空气上乱划拉,摸索到桌上的茶杯,直接灌进脖子里,迷迷糊糊的说着:好酒,好酒,再来一杯,来啊!

看来张书记是真喝大了,脑袋一个劲的向下坠,哇!一团稀黄的粘稠液体,伴着刺鼻的酒精味,全吐在地上。

整间屋子里都是酒味,辣眼,这不行,我想把张书记背回去,孟小南在我手腕上狠狠地掐了一把。

我意识到危险,猛地向后退了一步,警惕的看着张书记,但喝这么多酒,绝不是装出来。

孟小南也太警惕了,刚想上前将他搀扶起。

孟小南挡在我身前,手肘顶了我一下,用极小的声音对我说:别过去,张书记已经死了。

我木讷地眨了眨眼,看着张书记嘴里还在不停的小规模呕吐,胸口起伏规律,死了?

我对孟小南不满地说道:喂,你是不是神经病?

我上前扶起张书记,让他坐在椅子上,拍着他的后背,问道:张书记,您好点没?

呕,呕。张书记还是一阵的干呕。

孟小南将我拽到她身后,坐在张书记对面,手指轻轻敲打桌子,一下一下……很有规律,渐渐地,张书记竟然顺着孟小南的节奏抬起头来。

我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,刚才还酩酊大醉,现在却头不晃,眼不歪,目光紧紧盯着孟小南敲打桌子的手。

孟小南停止敲击,慢慢探近张书记的脸,轻声说道:张书记,我们已经洞房了。

霎时间!张书记两眼一番白,扑通一声,直挺挺栽倒。

孟小南长长出了口气,看着张书记的尸体,一阵摇头。

我蹲下身,伸手在他鼻前探了探,没气息,死的干净,诧异的问:小南……你怎么知道张书记已经死了?

孟小南伸手一指,让我看看他的脖颈,我翻过张书记的尸体,脖颈的位置有一片紫青色的淤血,这是尸斑,人死后血液停止流动,2-4小时后,血液会凝固透过皮肤形成紫色和暗红色斑痕。

这么一说,张书记在两个小时前就已经死了?也就是奶奶刚出门的时候。

孟小南解释说,这一切都是我奶奶造成的,如果确认我破了童子身,张书记就会死,而我奶奶也会收到‘信息’,再利用一些歪门邪道的手法,让我和我爹互相换命。

这时候,我想起床底下的尸体,赶紧把孟小南拽到里屋。

当孟小南看到床上赤身裸体的徐莹莹,立刻瞪起眼珠,转过身狠狠地甩给我一个嘴巴,声音清脆。

流氓!

我赶紧跑过去,拉开被子,盖在徐莹莹身上,解释说:邱哥给我发来信息,说徐莹莹已经中招了,衣服都是她自己脱的,我可不是那种人。

孟小南背对着我,说道:陈东野,你说实话,到底有没有和她圆房?

我双手无奈的一摊,天地良心啊!你借我俩胆子,我也不敢啊!老姨。

孟小南愤恨的转身,举起拳头,看眼徐莹莹已盖好被子,吐了口气,放下手,拿出手机,看了片刻,说道:算了,李师傅来消息了,你奶奶已经开始施法害你,要等到天亮才会回来,接下来,你要听从安排。

我疑问的眼神,向孟小南的手机上瞟去,问着:有什么安排?

孟小南又看了眼手机上的指示,对我说:去坟地,躲在你爹的棺材里,破晓才能出来。

**,我身子莫名一紧,向后挪了半步,眨了眨眼,确定她没说错,问道:躲棺材里,你们是不是想整死我啊?

孟小南向床下努努嘴,说道:信不信随你,那口棺材才是最安全的地方,只有躲在那里,你奶奶才找不到。

我纠结了片刻,最后还是相信孟小南的话。

她处理张书记的尸体,而我独自来到坟地,看见坟已经被扒开,心里一阵唏嘘,想来,我爹也是够可怜的,不明不白的死,死后又被斩首,棺材也被扒开了几回,真是死也得不到安生。

我扎着胆子,走到坟的边缘,棺材盖敞开,里面还算干净,有枕头也有铺盖,小心翼翼的钻了进去,看着黑夜,一个人躺在棺材里,外面时不时传来鸟叫和狼嚎声,心里一阵阵打鼓。

心惊胆战的一宿,按照老李的安排,天空蒙蒙发亮的时候,我从棺材里爬出来,蹑手蹑脚的跑回家中。

当我进屋的时候,眼前的一幕,差点将我的三魂七魄吓出来,只见,徐莹莹头发花白,皮肤褶皱,眼袋下坠的离谱,脸上长了很多斑点。

我倚着门,不敢相信的看着苍老的徐莹莹,一夜之间,黄花大闺女竟然变成了老太太。

我下意识想起床下的爹,赶紧趴在地上,可是,床下却空空如也。

这就是老李所说的换命吗?我没睡在床上,倒霉的确是徐莹莹,无缘无故连累一个无辜的人,一头撞死的想法都有了,我特么太疏忽了。

我上前探了探徐莹莹的鼻息,还活着,只是特别微弱。

我赶紧拨打120,然后给邱石打电话,将这一变化告诉他,显然,他们也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,还说,我奶奶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,让我小心。

我刚放下电话,奶奶就走进院门,这次,奶奶换了正装,穿了一阵类似唱戏的衣服,花枝招展,头上还戴了顶圆帽。

奶奶进门后,我们四目相对之时,她表情说不出的诧异,急冲两步走到我身前,摸了摸我的脸颊,东野,东野……你怎么了,怎么魂不守舍的?

我向屋里甩了个眼神,喘了口气,奶,吓死我了,一觉醒来,我媳妇一下变成老太太,差点把我吓死。

你媳妇?老太太?奶奶瞪着眼,冲进屋里,驻足在床前,惊讶的张开嘴,怎么?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变成这样了?

我也跑了进去,是啊?徐莹莹怎么变成这样了?

奶奶转过身,双手抓住我的肩膀,力道很大,掐得我生疼,大声问道:为什么会这样?你昨晚把她怎么了?

这一刻,我准备把戏做足。

我抬手抹着泪,哭丧着说道:还能干什么啊!洞房花烛夜,前半宿都好好的,为什么一下醒来就变成这个样了。

奶奶更是惊慌失措,来到床边,仔细看着苍老无比的徐莹莹,嘴里嘟囔着:谁?到底是谁?为什么变成这副模样?

我凑到奶奶身后,摆出一副后知后觉的表情,攥住奶奶的胳膊,说道:奶,是邱石!一定是邱石和老李他们搞的鬼,这帮王八蛋,还是不肯放过我,为什么把我媳妇变成这样。

奶奶好像明白了什么,连续点着头,对,对,一定是邱石和那个老头,不行,我要找他们算账去。

说完,奶奶小跑着出了院门。

等了半小时左右,120进门,把徐莹莹送到现成医院,一系列检查之后,说徐莹莹很虚弱,体力过度透支,至于为什么一夜之间变得苍老,医院也解释不清楚,只说让她留院观察。

下午,我回到家后,看见院门口堵了一帮人,还听见里面的叫骂声。

围观的群众中,我一眼就逮住老李,他也看到我,微微一笑,向我使了个眼神,我们来到角落,老李小声说道:看到了吧!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。

我坚定的点点头,问道:里面怎么回事?

老李哈哈一笑,指了指我家的院子,娘家人闹呗!估计这两天你奶奶有的忙了,也能给咱们腾点时间做准备。

老李果然老谋深算,一看就知道是他搞鬼,娘家人缠着我奶奶,让她分身乏术。

老李把我耳朵揪过来,小声说道:接下来,咱们该打反击战了,昨晚,我已经大致了解你奶奶的套路了,她用的邪术,我应该能破解,你要听我安排行事。

好,好,我听!我连连点着头。

老李继续说道:昨晚你奶奶施法,阴差阳错让你爹吸干了徐莹莹的寿命,但是,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,你爹被弄得不人不鬼,今天晚上,就把你爹烧了。

烧?在我们村里,村里都很忌讳这个字眼,将就入土为安,如果火化,死后会被打下十八层地狱,受尽折磨。

我受过高等教育,自然不会这般迷信,但是为了我的安全,还是早点让我爹火化吧!起码比现在不人不鬼的强。

老李还嘱咐,只要娘家人拖住我奶奶,再过几个小时,天一黑,我们就行动。

我爹的尸体被奶奶送回棺材里,白天太惹眼,只能等到晚上,而且要用我做引子,才能把我爹从棺材里引出来。

我眨了眨眼,表情里带着害怕。

老李轻轻拍了拍我肩膀,说道:你放心吧!只要你奶奶不出现,你就不会出事,而且,还有你娘保你周全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校园小说
  2. 奇幻小说
  3. 娱乐圈小说
  4. 古言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