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必发365 > 小说库 > 言情 > 曾心难属旧人

更新时间:2019-03-09 14:24:57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我答应了那一对老夫妻,要送给有缘人了,我不能收钱。”

东方以寒蹙眉,冷唯一用手肘碰碰他,“别强人所难了。”

看那老板好像有急事要关店的样子,她拉着东方以寒道了谢,走出去。

“你拉**什么?还没给钱呢。”

他东方以寒可不想占这种小便宜。

“不是所有东西都能用钱买来。”冷唯一瞥他一眼,反正说了他也不会懂。

“死女人,你那是什么眼神?”

“幼稚。”

“……你说谁?”东方以寒狭长的眸子瞪向她,“手拿来!”

冷唯一逗弄着怀里的猫,没有伸手的意思。

某人则是直接强硬的扯过来,把两枚戒指的其中一枚塞进她的无名指上。

“东方以寒你干什么?!”冷唯一说着要把戒指摘下来,他却忽然开口。

“想让墨子轩死在这里你就摘!”

“……”

东方以寒唇角的笑容加深,“这枚戒指从你的手指上摘掉的那一天,就是墨子轩的死期。”

“你无理取闹!”就这么把一条命栓在一枚戒指上?

“你可以摘下来试试。”某人微昂着俊脸,大手搂过她的肩膀,“最好别挑战我的底线。”

“……”

冷唯一正想瞪他,只见迎面走来了一个眼熟的身影。

是东方森,东方以寒的堂哥。

他还是那身西装,背挺得笔直,俊脸上挂着官方式笑容。

“好巧啊。”东方森大步走过来,扫了一眼冷唯一,最后目光定格在东方以寒的身上。

“大哥自己来逛街?”东方以寒唇边浮起好看的弧度,“想要涉足军火行业,大哥不是应该留在宴会上?”

那上面,可全是军火界的大佬,认识哪个都能利用上。

东方森一笑,“认识他们,都不及你的百分之一有用,所以不留也罢,全是寒暄而已。”

“大哥是想让我帮你?”东方以寒佯装讶异的扬起浓眉,“你当初对我说断绝来往的话,都是放屁?”

他的话一出,冷唯一蹙了蹙眉。

这男人说话就一定要这么粗俗直接吗?

“我们毕竟同属东方家的人,难道那一页就不能翻过去了吗?”东方森仍是俊脸含笑,“我知道你还在生气,改日去赔罪。”

“不敢当,我现在和妻子新婚蜜月的,你就别来打扰了。”东方以寒毫不留情的扬手,揽过冷唯一的肩膀转身就走。

“哎……”冷唯一低唤,“他是你哥。”

这样不太好吧?

再说刚才他都给东方以寒台阶下了,这男人怎么一点情面都不留?

“你看上他了?”东方以寒挑眉。

“……有病。”冷唯一懒得理他,继续逗着怀里的猫。

……

雨,越下越大。

最终东方以寒不得不给单鹰打电话把车开来。

冷唯一抱着猫坐进去,东方以寒也跟她坐到了后面。

单鹰看了一眼他们两个人手里的猫,目光里不免惊讶。

他们家太子爷可是最烦这些小动物的——因为它们会随时随地的排泄。

“太子爷,您是直接回宴会,还是……去休息?”单鹰低头,恭敬的问道。

东方以寒瞥了一眼冷唯一,她立刻说,“去休息。”

宴会上面墨子轩还在,她不想被看到……

“是,少夫人。”

黑色的世爵在雨夜里飞驰着,外面偶尔闪过霓虹灯,一瞬而逝。

越接近宴会酒店,她刚舒缓的心情就又紧绷起来。

东方以寒似乎感觉到了她的不自然,靠过去附在她耳畔低低一笑,“对墨子轩感情就这么深?”

“和你有关系吗?”冷唯一直接避开他的脸,情急之下居然把猫举了起来挡住自己。

“喵——”小猫惨叫了一声,下一秒,直接被扔出了车窗外。

冷唯一一惊,“你干什么?!”

只见东方以寒沉着俊脸,而左脸颊赫然出现一道血痕……

那猫的杰作……

冷唯一的心瞬间提起来,“我不是故意的!”

“死女人——”东方以寒咬牙,抬手去摸了一把左脸,几丝血迹染在指尖上。

“是猫挠的,不是我!”冷唯一抿了抿唇,向后缩了缩。

车子忽然停下来,前面的单鹰低声说,“太子爷,酒店到了。”

“滚下去——”

“是,太子爷。”

单鹰很听话的推开门下了车,还顺道把车门锁上了。

冷唯一额头渗出了冷汗,看着他越来越阴沉的脸……

“说吧,想怎么办。”东方以寒的脸部线条绷得锋锐,墨色的眸子狠狠的瞪她。

“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!谁让你……非要靠那么近说话……”

“我的错?”

“不。”冷唯一摇头,“我的错。”

他现在像只即将发怒的狮子,她哪里敢再添柴加火?

“给我把血弄掉。”东方以寒意外的没有大怒,而是抬手指了指自己的伤口。

冷唯一不假思索的要去拿纸巾,他却伸出大手挡住。

“现在没有纱布,只能先用纸——”

“用嘴。”

“什么?”

东方以寒的俊脸逼近她,“我让你用嘴——亲自给我把血弄掉。”

神经病,变、态!

冷唯一咬了咬牙,没有要听话的意思。

谁会用嘴去舔伤口?虽然唾液有杀菌的功效,可是他那伤口是猫抓出来的!谁知道有没有猫瘟病毒?

“不动是吗?”东方以寒继续逼近,“墨子轩可在里面。”

“你又拿他来威胁我?”

“动,还是不动。”

他才不管什么威胁不威胁的,只要能让她听话就行!

冷唯一深吸一口气,脸上的血色隐下去,“好,我……同意。”

她缓缓的把唇贴向他,在马上要碰到的时候,他忽然转过脸来,薄唇印上她的。

“唔……”

冷唯一瞬间被压倒在车座上,东方以寒大力的压住她的后脑勺。

他的吻铺天盖地的袭来……

伟岸结实的身躯紧紧的压着她,冷唯一觉得自己肺腑里差点挤得没气。

“东方——呜呜——”

她回过神来开始推搡他。

再这么吻下去,她真的会窒息!

东方以寒蓦地离开她的唇,俊脸上的那道血痕为他添了一些野性的感觉。

挣扎中,他的白衬衫扯开了几个扣子,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膛。

“我要你。”他的眸子毫不避讳的染上异样。

“东方以寒,你不能这么霸道!你除了拿墨子轩威胁我,还会干什么?”冷唯一大口的喘气,眸子不忘瞪着他。

“还会……让你舒服。”东方以寒一把扯开自己的皮带,黑色的子弹N裤露出来。

冷唯一赶紧闭眼,“**下流让人恶心!”

“再继续骂。”

“龌龊肮脏大变态!”

她的话音刚落,只听到车窗有人从外面敲了两下。

东方以寒和冷唯一同时看过去。

居然是东方森?

他也从唐人街回来了?

东方以寒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,他有些恼怒的把西装扔给冷唯一,“披上。”

冷唯一立刻把自己围得严严实实的。

车窗打开,东方森的声音响起。

“以寒,我就知道你在车上。”

“大哥,你怎么阴魂不散呢?”东方以寒一边说着,一边不紧不慢的系着衬衫扣子,任谁看了都觉得刚才车里发生了点什么……

尤其是,他脸上的那道血痕。

东方森眉眼一弯,“看来耽误了你的好事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“我有重要的事情想找你谈谈,不知道……有空吗?”东方森的黑眸扫了一圈车里,只看到了冷唯一的半截小腿。

看来还没有发生什么。

怪不得他的脸色铁青。

“没空!”东方以寒现在下腹涨的生疼,他只想在冷唯一的身体里肆意狂奔……

如此一想,下面便又涨了几分。

被他还压在身下的冷唯一能清楚的感觉到……

这个变态!

“是很重要的事情,二叔刚才打电话给我的。”东方森面对他的臭脸,仍是笑道。

一提到老爷子,东方以寒感觉一盆冷水浇到头上。

瞬间无感。

那老头子整天不去享受“天伦之乐”,跑来总管自己!

“去哪说?”

“到我房间里吧。”

东方以寒瞥了他一眼,关上车窗玻璃。

“把衣服穿好,回房间等我!”

“……”

“敢跑你就死定了!不对,敢跑你和墨子轩就死定了!”

……

偌大的套房里,入目的全是白色。

白色的床,白色的地毯,白色的酒柜……

这是东方森的偏好,他喜欢白色。

“喝点吗?”东方森走到酒柜前,拿出两个高脚杯。

“我家老头子跟你说什么了?”东方以寒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,他现在只想赶紧回房间!

也不知道冷唯一那女人有没有老老实实回去!

“墨子轩也来了,你知道吗?”东方森倒上红酒,递一杯给东方以寒,“我看他和廖倩走的很近。”

“他喜欢钓女人,关我什么事?”东方以寒接过红酒,一饮而尽,“啧啧,这酒还不错。”

东方森笑笑,“墨子轩想要取代你,就因为你抢了他的女人?”

“冷唯一是我的女人。”

他可从来没觉得她是墨子轩的。

“好吧。”东方森耸耸肩,“可是他还想跟你抢。”

“无所谓。”东方以寒自己拿起红酒瓶倒了满满一杯,“人已经是我的了,姓墨的想取代东方家的位置,呵,天方夜谭。”

“总之我二叔让你防着点墨子轩。”

“不是他让墨子轩来的吗?”转身又让自己防备。

真是老糊涂了吧?

“二叔也是为了图个耳边安静,你又不是不知道墨子轩特么的恬噪。”

“老婆多也不是好事。”东方以寒嗤一声,“不过那都和我没关系,倒是你……老婆出轨,你就这么甘愿戴了绿帽子?”

东方森完全没有一点怒意,反而还扬起了唇。

“我们本来就没有任何感情,她去寻找她的人生,我应该祝福才对。”

“嫁到东方家,还想寻找自己的人生?”东方以寒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小说
  2. 穿越种田小说
  3. 校园小说
  4. 神仙妖精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